2019
09-08
到了卫霞仙家台面上,洪善卿手指一个年轻后生对双玉说:“是这位朱五少爷叫你。”双玉就过去在他身后坐了。双珠见席上七个客人,除主人姚季莼之外,李鹤汀、王莲生、朱蔼人、陈小云这几位都熟识,只有这个小客官面生。暗问善卿,才知道是朱蔼人的小兄弟,名叫淑人,年方十六,尚未娶亲。双珠见他眉清目秀,一表人材,有些与朱蔼人相像,只是羞怯怯地坐在那里,显得局促不安,巧囡给他装了水烟,也不吸。
2019
09-08
李鹤汀说:“这些幺二的倌人自有幺二的架势,她们习惯了,做出那架势来,连自己也不觉得。”杨媛媛嗔他说:“这关你什么事儿?用得着你去说她们!”鹤汀微微一笑,也没再说什么。
2019
09-08
朴斋无心抽烟,也坐了起来听是什么事儿。只听得王阿二走到半楼梯,笑着叫了一声:“哟,我说是谁呢,原来是长大爷呀!”接着叽叽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,听不清楚。又听见老婆子在后面发急地叫:“徐大爷,我跟你说嘛!”话音儿没断,楼梯上一阵脚步乱响,闯进两个高大的汉子来。一个嘿嘿冷笑,一个竟揎拳攘臂,绷着脸坐在榻床上,抄起烟枪,就在烟盘里乱敲乱拨弄,一个劲儿地嚷:“拿烟来!”王阿二忙陪笑说:“老婆子去拿了。徐大爷别动气。”朴斋见这两个人来意不善,尽管心中有气,却也知道惹不起,就趁闹里一溜烟儿走了。王阿二连送也不敢送。可巧老婆子拿烟回来,在楼下相遇,一把拉住嘱咐说:“白天人多,你夜里一点钟再来,我们等着。”朴斋点头会意。朴斋和王阿二正要入港,忽然闯进两个高大的汉子来,一个嘿嘿冷笑,一个揎拳攘臂,绷着脸坐在榻床上。朴斋见二人来意不善,趁闹里一溜烟儿走了。
2019
09-08
第十三回
2019
09-08
问失物瞒客诈求签限归期怕妻偷摆酒
2019
09-08
当时文盲众多,庙宇佛殿里的签诗又大都是些模棱两可、